:0591-81901322

您现在的位置 > 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行业信息

生日,吃一人份的火锅

 

来源: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7-12-14

 

(原标题:生日,吃一人份的火锅)
社会小婷仔
小尤常常在自己快下班的时候,趁项目小组长去茶水间接水的间隙,偷偷微信小文:吃饭没?今天活儿快,大概还有一小时,咱们晚上一起?想吃什么?
小尤在北京租住的公寓临着一条宽阔的街道,街对面是一连串吃饭的店面,从装潢前卫的眉州东坡到灰头土脸的沙县小吃,应有尽有。每到晚上,古色古香的电灯笼亮起来,炫人眼目的招牌灯闪起来。但是有家的人很少会为之所动,不管工作到多晚、有多累,他们大多都会候鸟般地将车开回小区,回到那个为自己留一盏灯、锅里有热饭的家中。而异乡人,诸如小尤,下班之后则会依据近期荷包的薄厚程度,挑一家自己喜欢的店,进去饱食一顿。
一年前,当室友小文还没去美国的时候,小尤常常在自己快下班的时候,趁项目小组长去茶水间接水的间隙,偷偷微信小文:吃饭没?今天活儿快,大概还有一小时,咱们晚上一起?想吃什么?不一会,手机屏亮了,小文回话:还没吃,新开的那家米线店怎么样?回来店门口见。小尤:ok。
下班赶到店门口,小文还没到。小尤给她发了一条微信:我到了,你走哪儿了?刚刚发送成功,就看见小文正向自己一路小跑而来。进店,两个姑娘一边吸溜着热乎乎的米线,一边诉说着今日逸闻。
赶着发奖金的日子,两个人就会跑到巫山烤鱼店大快朵颐一番。要一条最小也得一斤半的江团,点一盘青菜、两碗米饭,吃得不亦乐乎。有话说时,就谈天说地、豪言壮语;无话说时,也不尴尬,静咂鱼香,心满意足。餐后,便手挽着手,挺着肚子,拖着长长的步伐,过马路回家。进公寓之前,还要在院子里走一圈,赏赏月、吹吹风、遛遛食。
然而就在去年,小文跑到美帝念书。在那个充满汉堡、披萨的国度里,她竟也开始有模有样地下厨做饭,今天一个蛋炒饭、明天一个鸡块炖土豆。隔着十二个小时的时差,小文告诉小尤:“这边全是速食,怀念咱们那边的烤鱼和米线。”而小尤又何尝不思念小文这难得的饭友呢。
小尤在小文离开中国后的一个月,搬进了新寓所。合租的是两名公司同事:小美、小咪。三人合租,当然要一块吃个饭热闹热闹,就选定了新寓所楼下的东北菜馆。这家菜馆的招牌菜是锅包肉,写在菜单的扉页,格外诱人。小美表示对此毫无兴趣,但小尤、小咪格外眼馋,遂不顾小美的淡漠,毅然点了一盘。
菜一上来,小尤、小咪傻了眼:分量够足,但面厚肉老,实在难吃。两人勉强动了几筷,无奈放弃。而小美则拒其于千里之外,看都不看。结账时,共一百二,本欲每人四十,小美冷冷说道:“那盘锅包肉我不用付了吧?”小尤、小咪尴尬地对视一眼,赶紧小鸡啄米似的频频点头:“嗯嗯,你掏二十就行。”
有了这一教训,以后凡是和小美吃饭,便都让她点餐。于是吃火锅时,汤只能是清汤,肉只有两盘,绝不能要羊肚、鱼片等带腥的。幸好火锅店可以自取圣女果、西瓜、小麻花,且不限量,不然胃大如小尤,根本吃不饱。
有时小尤也会和小咪约饭。小咪虽不挑食,但很爱倾诉自己的苦恼。从一见面的“今天工作量又差点没完成”,到等餐时的“你说咱们为什么非要留在北京?明明北京对咱们并不友好”,再到吃饭时的“这日子过得真没意思,活着是为了什么”……小尤最初还想帮忙排忧解难,但后来发现小咪所有的长吁短叹都没有什么具体来由,好像只是把自己当成了情绪垃圾桶。长此以往,每每小咪前来约饭,小尤便左右为难、如临大敌,不知如何是好。
这天,又快到吃饭的时间了。还没等小咪约饭,小尤先发制人地发了微信:咪,今天和朋友有约在先,咱们改日再吃。其实哪里有什么朋友,小尤不过是想和自己来个约会,今天是她农历的生日,没几个人知道。最近公司对面刚好新开了一家日料店,她早就按捺不住了。

小店环境静谧,小尤点了一个手握、一碟芥末章鱼、一份三文鱼酱汤小火锅。等餐时,就拿出之前未看完的《岛上书店》读上几页。菜来了,不用拍照,直接开动。没有蛋糕、没有蜡烛,耳边是悠扬的小调,她以茶代酒,和自己碰杯。突然手机屏幕亮了一下,是中、英、日三种语言混杂的生日祝福,小尤不用想就知道这是大洋彼岸的小文发的,也只有她会这么精灵古怪。
“谢谢啦,我正一人吃火锅呢。你刚起来?”
“刚起。下周我就回北京啦。到时陪我去吃烤鱼、吃米线吧!”
“这么快就回来了?烤鱼可以,米线嘛,不知道那个小店还在不在。”
“那就说定了。对了,我还想去看看故宫,你也来吧!”
“好啊!”
看着屏幕上不断蹦出的暖心表情,冬日 ,即使吃一人份的火锅,也心中暖暖。